一条咸鱼

高三党,更新随缘,勿催,话废一个 并不高冷 谢谢喜欢(*°∀°)=3

郎骑竹马来

白君懿未入武当前还是一个调皮的让父母头疼的小公子,上树掏鸟窝,下水捉鱼,没什么是他不敢的,偏偏小家伙机灵得很,功课一个也没落下,生了一副文静的皮囊,却是一条街里最不安分的小孩。

白君懿头上有两个大哥,一个比一个能干,作为幺子也就没什么负担,白老爷也由着他闹,不做太出格的事便不管。白君懿也是个人精,在生人面前装的乖巧懂事,一张小嘴张口就是讨喜的话,把那些夫人逗得直想把人抱回家。

白夫人见这小儿子带出去也有面子,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君懿和戚沉渊第一次相遇是两家夫人聚在一起,但是白君懿单方面见到戚沉渊是在一次爬树掏鸟窝。所以两人第一次见面白君懿就认出了这个文文静静的小公子,还颇为亲昵地去牵人家手。

毕竟在白君懿的眼里见过面就是认识了。

戚沉渊看了白君懿一眼,没说话,由着白君懿牵着。

戚夫人看得惊诧道:“真是稀奇,沉渊从小就不和人亲近,你家君懿这孩子怕不是会什么术法吧。”

白夫人笑着打趣了几句便领着戚夫人去后院。两位夫人一边赏景一边说事,把两个孩子忘在了身后,等想到要寻的时候,白君懿已经拖着戚沉渊来到花园一出隐蔽的假山处。

“看,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

白君懿指着那处假山说道。

戚沉渊仔细瞧了瞧那处假山也没瞧出什么特别的,只得冻着一张脸看向白君懿。

白君懿牵着戚沉渊的手说:“在这儿看当然看不出什么来,我们得爬上去。”

这假山说高也不算高,但对两个八九岁身量还未长开的孩子来说足够他们爬一会了。

待两人爬上去后,白君懿指着前方道:“看 像不像星星。”

戚沉渊顺着白君懿指着的方向望去,一片白色的花海映入眼帘,如同天上的星星不小心撒落人间,而后一阵风吹来便铺满大地。

白君懿瞧见人惊讶的神色忍不住得意起来:“好看吧,晚上那才叫好看,还有萤火虫呢。”

一边说还一边躺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戚沉渊才开口问道:“怎么发现的?”

白君懿此时眯着眼快要睡着了,听见人问话还没反应过来,之后才盘腿坐起来:“啊,这是我被大哥罚的时候瞎跑跑到这儿的。”

又过了一会,白君懿看了看太阳对戚沉渊说道:“回去吧。”

路上白君懿还不忘叮嘱人不要把自己秘密基地暴露出去,戚沉渊看着白君懿一脸严肃只好应下来。白君懿看人答应了,立马笑起来。

此后白君懿便黏上人家了,去哪都要带着人,一路上他在一旁不停的说着,戚沉渊偶尔答上一两句。

一日,白君懿被罚,跪在家里的小祠堂两个时辰,跪完之后白君懿含着泪敲戚府的门。到了晚上,白家的仆人来找白君懿,白君懿头一扭抱着戚沉渊就不撒手,大有一种小霸王的气势。

戚夫人看得无奈,只好让家仆去找一床被子放到小少爷房中,又让白家仆人回去告诉白夫人让白君懿在这里留宿。

晚上,白君懿睡在床里侧看着戚沉渊。有这么一视线盯着,自己也睡不好觉,索性开口问道:“怎么还不睡?”

白君懿抱着被子道:“沉渊沉渊,你这儿怎么都没有布娃娃,睡得不舒服,我床上有一只娘亲手给我做的布老虎。有了它我晚上睡觉都不会做噩梦了。”

戚沉渊翻了个身面朝白君懿,奇怪的问道:“你还会做噩梦?”

这小霸王不把别人欺负的做噩梦都不错了。

“是啊,我娘说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时常睡不稳,做噩梦,就做了个布老虎给我。你这儿也没有布老虎,我怕我做噩梦,我做噩梦也没事啊,就怕把你吵醒了。”

这一串听下来,戚沉渊算是明白白君懿想要做什么了。

“你可以抱着我的手睡。”

话音刚落,一双手便攀上了自己的胳膊。

“沉渊,你是不是比我年长啊?”

戚沉渊虚岁十岁,白君懿虚岁八岁,戚沉渊长白君懿两岁。

算清楚之后,戚沉渊答道:“是。”

白君懿道:“那我叫你哥哥吧,沉渊哥哥。”

戚沉渊想了想问道:“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

白君懿抱着戚沉渊的胳膊,忍不住在上面蹭了蹭,跟只小猫似的,想了想就说:“叫我懿儿吧,我娘也这样叫我。”

戚沉渊嘴唇动了动,没叫出来,点了点白君懿的额头道:“睡觉。”

“沉渊哥哥耍赖。”

“闭眼,睡觉。”


大概是个脑洞

私心占个tag,最近在整一篇文,但还是想分享一下,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现代向暗武

暗香和武当从小一起长大,好巧不巧长大了还在一个公司,不过暗香是武当的组长。武当好说歹说才求得和暗香同居的机会,省下一笔租房的钱。

一个休息日,暗香和武当一起去了一个宠物店,武当瞧见在一旁猫爬架上假寐的狸花猫,兴奋地扯住一旁的暗香:“看,像不像你,眼神都一模一样。”

狸花猫瞥了一眼武当,跳下猫爬架走到在下面望着的英短银渐层那儿亲昵地蹭了蹭它,还舔了舔,银渐层嗲嗲地叫了一声。

暗香笑了一下:“这只银渐层一起了吧,像你。”

武当有点懵:“啊?等等?喂!”


暗恋[2]

第二章

时靖头一次上华山是跟着门派里的师兄来讨债,躲在队伍的末尾哈着气试图给冻僵的手取暖。

“各位道长,天气这么冷,你们也别在外头站着受冻了,我们备有暖身的胡辣汤,若是不嫌弃还请各位随我来。”

一位华山女侠站在山门看着浩浩荡荡的讨债的队伍禁不住发笑。

大家只知武当和华山恩怨纠缠不清,其实道长们一个个心善,嘴上说着华山的快把钱还来,实际上华山少侠如若遇难,第一个伸出援手的反倒是武当的道长们。

“有劳姑娘了。”

领头的道长朝前行了一礼,带着师弟们上了华山。

时靖跟着师兄们往山上走,越到上面越受不住,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时靖生在金陵,冬天虽冷,却不似这华山还刮着令人骨头都生疼的风。

“小道长,别抖了,我眼睛都要被你抖花了。”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时靖转头看见一个华山弟子抱着剑倚着山门看着他。

“在下齐暄,华山入门弟子。不知道该称呼道长什么?”

“时靖。”

那一次,时靖第一次偷偷跑出队伍和齐暄去了华山的龙渊,喝了一坛酒。

“好辣。”

时靖被酒的辣味呛得直皱眉,齐暄在一旁看的好笑。

不同于武当桃花酿,华山的酒和他们的人一样烈,一杯入喉,辣的直叫人受不住,出了一身汗到解了身上的寒气。

此后,时靖每次来华山都要被齐暄拖去龙渊喝酒,从时靖还是队伍里末尾的师弟到他变成带着队伍上山的师兄,一次没有落下。偶尔时靖还会带上桃花酿给人尝尝,却被人嫌不够味儿,然后时靖气呼呼的把酒拿走又被人哄回来。

两人也时常结伴游历,在江湖里做个伴。许是陪伴的时间太长,时靖对齐暄有了不该有的感情。刚发现时,时靖是慌张的,小心地把这段感情埋在心底,自以为做的很好,实际上目光却不住追寻齐暄的身影。时靖总抱着这样的想法,就算不能在一起,看着他幸福自己也就幸福了。直到那次金陵游历击碎了时靖所有幻想。

“时靖,这是我的表妹,张念念。念念,这是我的朋友时靖,时道长。”

意气风发的少侠和温柔如水的姑娘是那般般配。

“见过时道长。”

“张姑娘好。”

一路上时靖都没有再和齐暄说过一句话,缰绳紧紧勒紧手心里也毫无所觉,只觉得身后两人的欢声笑语分外刺耳。

他低估了自己,竟不知道他已爱这人如此之深。


暗武简直是在北冰洋里划拉冰碴子吃


皮皮当和冷酷暗香的爱情故事

[没有完整的时间写一篇完整的文,写一写片段聊以自娱]

[如果有刀那就怪听着武当校歌写文的我]

1.

相遇,或许是世上最美好的词,在某个转角,遇见那个此生难忘的人,只一眼,便一世。

道长与暗香的相遇并不那么美好,一个躲着自己师兄的追打,一个躲着仇家的追杀,两个人都十分狼狈地躲进了一处小巷。道长扶着墙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抬头看见一个杀手站在自己面前,吓得差点又喘不过气。暗香少侠正奇怪,却也没放在心上,准备离开时听对面这道长说:“少侠饶命啊,我从小到大品学兼优,除了偷拿了师弟的娃娃,偷偷喝了闻师叔的桃花酿,还有拿了师兄的糖葫芦外没做过坏事啊!”

得,还是个傻的。

暗香扯了扯面巾,觉得这人还是不理为妙。

两人尴尬之际,暗香的仇家渐渐接近,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让两人都警觉起来,之前还嬉皮笑脸的道长也收起笑容,一脸严肃。

“要来了,进去。”

道长说完,不等暗香反应,将他推进小巷里放着杂物的地方,然后自己理了理衣服走上去迎上仇家。

“该死,那小兔崽子去哪了?刚才分明看到他往这跑了。”

“这里有人,问问看。”

“喂,你有没有看到有人过来?”

道长换上了笑脸,答道:“几位大哥说的什么话,这儿就我一个人,为了逃自家的师兄才躲到这来,有人我还怕呢。”

领头的人听了回答,笑道:“道长,咱们都是讲理的人。你仔细想想这附近可有什么人经过,不然,这血......怕是要污了道长这身白衣。”

道长仍笑着,眼中却带着杀意:“我说没有,自是没有。你大可以动手试试看。”

“老大,算了 武当的人动不得。”

一个喽啰扯了扯领头的人小声道。

“啰嗦。这次就先饶你一命。走,去其他地方看看。”

声音渐渐远了,暗香也从藏身之处走出来,朝道长行了一礼:“多谢。”

“不谢,有空来武当,我请你喝酒啊!”

道长笑了起来,一双桃花眼笑弯了,嘴角还有一对浅浅的梨涡。

像小太阳。

在归途中的暗香这样想到。

2.

也不知道为什么,暗香去武当的次数多了起来,从陪道长在桃花树下喝酒到陪人在金顶赏月,虽然最后月没赏成,道长反而被掌门罚抄道德经全册,或者去听听道长的琴声。

道长正在江南水乡,却不似坊间所说的那边多出温柔的美人。也不够准确,道长生的倒是挺俊美,又会抚琴,偶尔兴致来了还哼唱几首江南小曲。

道长仿佛是一抹明媚的阳光,照进暗香黑白的生活,替他给自己的世界着色。

暗香知道血是红色的,死亡是冰冷的,却从未关注,眼前的花是什么花,它的香味如何,掉下树的雏鸟能不能救活。用道长逗趣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道长却恰恰相反,他对世间的一切都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喜爱,一草一木都令他欣喜。道长其实也是一个温柔的美人,他对这世间万物都是温柔的。

“濯涟,快过来!这条鱼好特别啊!”

站在树下的暗香走过去,握住人的手:“别玩水,天凉。”

“没事的,就一下。”

如果我不曾拥有过,我便不会渴望,当我拥有后,便再也不想放开。

3.

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双方亲朋好友都没什么太大反应,或者说,两人那粘糊劲不在一起才不正常。

在一起后的道长更加闹腾了,或者说,更加喜欢闹暗香了。

一日晚上,道长睡不着,看着身边的暗香,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人的腹肌,小声嘟囔:“怎么我都没有。手感真好。”

道长一边说着一边还在腹肌上又摸了两把。

结果,这次被人抓了个现行。

“嗯..你没睡啊。”

道长笑着,丝毫没有大半夜不睡觉偷摸别人还被抓的羞耻感。

“被你这么摸也该醒了。”

暗香亲了亲道长的手。

道长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人,然后道:“诶,我娘子怎么这么好看呢。”

暗香撑不住笑了,揉乱人的头发:“看样子你是不想睡了,那我就好好告诉你你该叫我什么吧。”

说罢,翻身压上道长。

那天晚上,道长什么都叫出口了,夫君更是不知道叫了多少次,暗香用实际行动让道长记住了千万不能在大半夜撩拨自己爱人。

4.

道长和暗香是有交换定情信物的,道长送的是一个玉佩,成色极好,据说是道长家祖传的,给媳妇的。暗香送给道长的是一把刀,刀柄刻有道长的字,清安。


5.

杀手毕竟是一个刀尖舔血的职业,暗香被逼的节节推到悬崖边上,用手中的刀撑着自己,恍惚间,暗香似瞥见一抹白色,心下一紧,抬头一看,道长正挡在自己身前。

“濯涟,你真是好样的,给我下药自己偷偷一个人跑来受死。”

声音里带着冷意,是暗香从未听到过的。

暗香苦笑,他事先觉得自己大概是回不去了,给道长下药让人昏睡,谁知道人这么快就醒过来。

“废话少说,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走。”

一场血战,寡不敌众,终究是要死的。

用一条性命,换了对面二十人的性命,说不上值还是不值。

解决掉最后一个人,道长撑着自己走到已经倒下的暗香身前,缓缓跪下,用手轻轻梳顺暗香的头发,擦干净他脸上的血迹,最后亲吻他已冰冷的双唇,就像他平时送别暗香时那样。

“黄泉路太长,太黑,濯涟,你等等我。”

道长摸出身上一直带着的短刀,那把刻着他的字的短刀,把它扎进自己的心脏,没有一丝犹豫。

这世间万物因为你,于我,才有了意义。

生同衾,死同穴。


是什么阻断了我更新的步伐 是一模 要背的东西和海一样

暗恋[1]

华武 【内含暗武】
ooc我的 华武你们的
华山:齐暄
武当:时靖
暗香:南子逸
武当:许婴
第一章
终年积雪寒冷的华山在今日终于热闹起来,宾客们拿着喜帖对守在山门的几个弟子说了些吉利话然后在弟子们的指引下向山上走去。南子逸捏着喜帖看着站在一旁快要与雪景融为一体的徒弟,叹口气:“靖儿,若是放不下不如同为师一起上去?”
时靖摇摇头,神情比这雪还要冷上几分。
南子逸也不好再劝,嘱咐他好好待着不要乱跑,远离悬崖。
“师父,我已经快弱冠了。”
时靖看着面前唠叨的师父忍不住开口说道。
南子逸被噎了一下,喃喃自语:“也不知是谁掉下悬崖浑身是血,把我和许婴吓得够呛。”
时靖也不理师父这小小埋怨,兀自问道:“师娘呢?”
南子逸替他拂去肩上落的雪,又替他将披风整好才答道:“在路上了,从金陵赶过来要些时间,听到你叫他师娘又要生气了。在这乖乖等着,别乱跑。”
“不是师父你让我喊的吗?”
南子逸又被噎了一下,气的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骂:“小兔崽子。”
目送南子逸进了山门,时靖紧了紧披风,越发讨厌起冬日,他还记得,自己曾经也是讨厌冬日的,却独独喜欢这华山的雪景,喜欢那后山傲雪绽放的梅花,喜欢龙渊旁那温热的酒。如今再看,这华山的雪不过同平常的雪一样,只是这华山凛冽的空气刺得他心抽疼,也就连着不待见这的雪了。
“靖儿,怎就你一人,你师父呢?”
许婴打着伞看见时靖独自一人站在山门下,赶紧走过去,顺手替他拂去些身上的落下的雪。
“身子刚好,这落雪了也不撑把伞,仔细待会又病了。”
“师父先上去了,他让我在这等师...师兄你。师兄,我也曾是习武之人。”
“你自己也说曾是。”
许婴一边说着一边把汤婆子放人手里,盯着人看了好一会,直把人看得快要钻进地里了才开口道:“靖儿,陪我上去找你师父吧。”
时靖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看着许婴温柔的眼神又咽了下去,想着师父和师兄平日视如己出的对待自己,时靖最终还是跟在许婴身后上了华山山门。
时靖一路被许婴牵着,待他回过神时两人已经到了大厅门外。
大厅,门廊,楼阁,房檐,没有一处不挂着红色的绸带和灯笼,在华山这似乎只有白色的地方居然不显突兀倒还让人觉出几分暖意。
许婴握着时靖的手不禁叹气,那次坠崖过后时靖的身体愈发不好,尤其畏寒,刚入冬就穿上棉衣,再过段时日给他套上狐裘怕是也没用,才过了一会手就变得冰凉。
“师兄,我看见师父了,你先过去吧,留我一人呆着就行。”
时靖看见南子逸往这边过来,对用内力把自己手捂热的师兄说道。
许婴转头看见南子逸招手,对他点点头,又转回来叮嘱时靖:“我知道你定不愿进去,在这自己注意着,别着凉。”
时靖被他这副老妈子样弄笑了:“行了,师兄,我又不是那瓷做的,哪那么金贵。”
时靖本身长的不差,一双眼睛像是装着这世间的美好,笑起来像两个弯弯的小月牙,嘴边还有一对浅浅的梨涡,看着他笑就忍不住跟着一起笑。
许婴揉了揉人脑袋,在被自家师弟拍掉之前收回手,整了整并不乱的衣服走向南子逸。
“时道长,好久不见。”
时靖听到声音一下没反应过来,在那人就要问第二句时才开口道:“张姑娘,好久不见。”
张念念笑了笑:“上次金陵一别,一直在担心道长身体可好,真是多亏了时道长和齐少侠。”
时靖脸上的笑淡了,也不说什么,只把身上的披风紧了紧,觉得这华山的风又大了些。
“远远瞧着看不清,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张姑娘。”
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尴尬,时靖转头一看,在不远处自己的师父正朝着自己眨眼,心下觉得好笑又感激。
“这位是?”
“我是时靖的师父,南子逸,常听起靖儿提到你,不过这次对不住啊,我这徒弟前些日子受了伤,经不住冷,这里山风又大,我就先把他带到亭子去避避风,下次有机会咱再长聊。”
一段话下来硬是没给人插话回答的空余,张念念只来得及问了个身份就看着时靖被南子逸带走。
南子逸将人带到亭子里,忍不住念叨:“你说你,明明看着人心里不痛快,还自己往刀尖上撞,我怎么教出个这么傻的徒弟。”
“我没有...”
时靖小小的抗议被南子逸忽略,被自己师父好生叮嘱一番,怀里又被塞了一个刚灌好的汤婆子后,时靖干脆安心在亭子里呆着,全当做休息。
亭外的雪又渐渐大了起来。
看着这漫天飞雪,时靖想起了那年同样大的雪的华山,一场带着些许酒香的雪。

可能养的是个闺女了...

只是和情缘的故事改编,图片不清楚的话待会再放文字版的。

今天回到家看见书桌上的挂件真的超级开心啊啊啊啊啊!最遗憾的就是不能拍信鸦,只有母上有淘宝,拍了大概得去半条命...挂件质感超级棒!!!!超级喜欢!!表白太太!! @葱开开